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娇门吟 被男同桌扒胸罩吃胸

  九月,丹阳市郊外,一架阿帕奇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到停机坪上。

    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叶少兵疾步上前,迎着走下直升机的一名男子敬了个礼。

    “报告,刚得到消息,鑫晶集团张董事长买通了您的岳父母,要把您女儿的眼角膜移植给张家儿子,现在孩子就在中心医院,马上要动手术。”

    “什么?我有女儿了!”

    韩跃脸色一变,飞身钻入车内,汽车如利箭一般疾驰而出。

    “把鑫晶集团董事长的资料找来,顺便通知其他成员,赶去医院!”

    汽车呼啸着,韩跃紧拧着双眉。

    没想到,他走了五年,岳父岳母竟如此对待他的妻女,好的很啊!

    下了车,韩跃直奔医院,叶少兵拦住他。

    “但是韩统领,上头今晚想约见您!已经约了好几回了!”

    韩跃脚步顿了一下,又往前走去。

    “让他等我通知。”

    他的宝贝女儿,可就这么一个,天大的事也抵不过她!

    “小音、女儿,我回来了,我终于有能力保护你们了……”

    眼科手术室,男孩的父母张家廷夫妇等在门外。

    看着两个孩子被护士推过来,张家夫妇满脸激动,指着一个娇小的身影骂道。

    “哭什么哭,你这小丫头知足吧,给我儿子换眼角膜可是天大的福气!”

    “我不要,我要我爸爸妈妈!”

    “呸,你爸爸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野丫头!在哭,我废了你!”

    张家廷妻子赵欣碎了一口,让护士推着他们进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高喝。

    “站住!谁敢动我女儿!”

    韩跃矫健的身影如猎豹一般飞扑过来,一把将韩思思紧紧搂入怀中。

    他的宝贝女儿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彻底失去光明了。

    “叔叔,你是谁啊?”

    韩思思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抽泣了几下。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娇门吟 被男同桌扒胸罩吃胸
 

    “你和思思长得有点像啊,你是我爸爸吗?”

    韩跃松开了手臂,揉了揉思思的头发,眼睛一热,柔声说道。

    “思思,我是爸爸啊,爸爸回来了。”

    这就是小音为自己生下的女儿,真可爱啊!

    “爸……爸?”

    韩思思眼睛越瞪越圆,直愣愣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爸爸,你这么多年都去哪了?你不要思思和妈妈了吗?”

    “是爸爸不好,爸爸再也不会走了。”

    当年,小音怀孕,他被义父叫走,执行秘密任务,来不及与小音告别,后来才知道,她为自己生了个女儿。

    这么多年,真是苦了她们!

    想着,韩跃的眼底也涌出了泪花,又紧紧地抱住女儿。

    一旁的张家夫妻这时却不干了,当即就叫嚷起来。

    “哎哎,聊什么聊,赶紧让开,别耽误我儿子的手术!”

    “你儿子手术,跟我女儿何干!不经直系亲属同意做手术,你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韩跃紧紧地盯着他们,虎眸中压抑着隐忍的怒火。

    “你是这臭丫头的爸爸啊,我可告诉你,我是鑫晶集团董事长,这事可是你岳父母同意的,你管也没用!”

    赵家廷见他过来认女儿,连忙爆出自己身份,想让韩跃知难而退。

    他妻子赵欣也一脸不屑。

    “对,我们可听苏家说了,你就是个穷小子,我就算让你丫头给我儿子换心脏,你也待换!”

    “好,真是好的很!张董事长可真是越来越刑了!”

    “今日,我要带我女儿离开这里。我不同意,我看你们谁敢私自手术!”

    韩跃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抱起女儿往前走去。

    要不是怕吓到女儿,他定要让这些杂碎好看!

    “你们,给我拦住他!”

    赵家廷夫妇急了,忙命令随行保镖拦住韩跃的去路。

    好不容易找到的合适眼角膜,哪可能就这么放走。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