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b里最多能放几个鸡蛋 老板,不要,不要,太粗太大了

    赵家廷夫妇急了,忙命令随行保镖拦住韩跃的去路。

    好不容易找到的合适眼角膜,哪可能就这么放走。

    韩跃怎会把这些人看在眼里,他蒙住思思的眼睛,长腿一个回旋,一脚就把两个保镖踹到了墙角。

    “不知悔改!那就让我好好教教你们什么叫规矩!”

    保镖爬起来还要再冲,却只见一队人飞速冲了过来,拦在他们和韩跃之间。

    “你们,你们要干嘛!”

    张家廷夫妇被韩跃的人马包围,看着这训练有素的队伍,张家夫妇腿都在打颤。

    这穷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不会惹上大人物了吧!

    “韩统领,这是张家廷的资料,请过目!”

    “鑫晶集团董事长张家廷,曾采用不良手段拉人下马,偷税漏税,克扣工薪,压迫员工!”

    韩跃冷笑一下,看了眼叶少兵递来的资料,幽幽开口。

    “张家,是想破产吗?”

    韩帅!难道是那个战场上浴血杀敌,被上面亲封的年轻战神!英勇果敢,冷血无情!

    张家夫妇脸都白了,心里不停地怒骂苏家夫妇。

    这是造了什么孽,他们竟然要取这位瘟神女儿的眼角膜!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韩统领,是我有眼无珠,欺辱了小姐,我错了我错了!韩帅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张家廷一边扇着自己的脸,一边跪地求饶。

    他清楚地知道,如果韩跃手上的东西流出去会对他有多么大的打击,他会毁了的!

    他的妻子也吓傻了,瘫坐在地上。

    “别啊,我记得张董事长架子不是一般的大,我都准备要去向上头反应一下了。”

    “我相信,鑫晶集团的董事长座位能者得之。”

    韩跃眼神一眯,话语中满含犀利。

    “少兵,处理了,本帅以后不想在看见这两个人!”

    叶少兵当即招来两个人给他们拖走。

    “统领,我们错了,我们良心狗肺,求您网开一面啊。”

    韩跃对张家夫妇的求饶充耳不闻,惊觉韩思思小小的身体倒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大喊。

b里最多能放几个鸡蛋 老板,不要,不要,太粗太大了

    “宝贝,你怎么了?军医,快过来看看!”

    听到韩跃的呼声,军医忙上前查看。

    “小姐这是打了麻醉针,药性发作了!”

    韩跃虎目一寒。

    他的女儿还这么小,怎么能受得了这个苦!

    这时,叶少兵俯到他耳边低声道。

    “还有一件事,您夫人父亲今日寿宴,情报说将在寿宴上逼夫人改嫁。”

    “什么?他们敢!”

    韩跃怒火中烧,将思思交给军医,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军医,带着小姐回家继续看护,本帅要去给岳父岳母送个大礼!”

    想动他的女人?找死!

苏家别墅门外,车水马龙,盛装男女纷至沓来。

    苏音的父亲苏向华正满面红光地站在客厅中央接受着客人的恭贺。

    今天,正是他五十岁的生日。

    而更让苏向华高兴的是,市里顶级豪门之一的江家已经和他表明了态度,愿意让江家长子娶苏音为妻,加深两家的合作关系。

    至于女儿苏音的想法么,苏向华心里冷冷一笑,韩思思那个小丫头就捏在自己手里,还怕苏音不就范?

    正在苏向华美滋滋想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怎么回事?”苏向华惊问道。

    “岳父大人,小婿特来给您送寿礼了。”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男子大步走进了客厅。

    “你,韩跃?你怎么会来?”苏向华不禁又惊又怒。

    这韩跃不是失踪了吗?居然没死?看这通身的气派好像还混得不错?

    韩跃冷冷一笑,手一扬。

    “来人,把我给岳父大人的寿礼抬上来!”

    “是!”早已候在门外的两名卫兵高喝一声,抬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走进来,放到了大厅中央。

    此时,宾客们早已围在四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开箱。”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