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班长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 美妇吞吐粗长撞击迎合

“我听到动静就知道是你回来了。”褚一诺准时出现,看着她的装扮,嘴角抽了抽。“累坏了吧,饿不饿?”他什么都没有问,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眼前的少女。

  李晓萱瞥了他一眼,“你就不问问我干什么去了?”她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这小丫头啊,还敢说没吃醋?

  褚一诺眼角眉梢的宠溺都要化成实质了,“本该由我去的,但我一想,若是我去了,才是让你生气。”仿佛看穿了她所有的小心思,褚一诺在她鼻尖上点了点。“不过就是个不懂事儿的女人,我派人去说一声也就是了,何必要你出手?”这丫头,也不嫌累。

  李晓萱没想到自己的事儿这么快就被褚一诺知道了,不过想想他如今做的事儿,也就吐了口气。

  “好吧,还是你厉害!”这个人真是的,自己都没有发现有人跟着,怎么就被他知道了呢?

  李晓萱有些警惕,莫不是自己的功夫退步了?

  褚一诺一看她那泄气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是上心了。“是他们对你没有威胁,你自然就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如今这丫头可是暗劲巅峰的实力,只差那临门一脚了,若是稍微有敌意的,只怕早就露馅了。

  “一诺哥哥!”许初蕊深吸口气,小姑娘甜甜的笑着,身后是红彤彤的晚霞,映衬的少女有几分娇羞,“我有事儿与你说。”这幅含羞带怯的模样,若是换个旁人,怕是早就动心了。只可惜,她面对的是褚一诺,活了两世对人满心警惕的人,哪里会看上她这样一个心怀不轨的人,简直就是做给瞎子看。

  褚一诺头都没抬,只看着身边的少女,“巧了,晓萱,我有事情要与你商量。”

  被无视的许·工具人表妹·初蕊一双帕子都要揉碎了,“你这丫头,还要脸不要?”脾气上来,许初蕊顿时就忘了母亲的那些警告。刚要开口骂人,一辆马车停在她身边。

  褚一诺和李晓萱都是一脸淡定,两人还好心好意的让开了位置,许是没有想到彼此竟都是这样的心思,两人对视一眼。四目相对,只剩下浓浓的情谊。

  两个人这些年已经习惯了这种默契的模式,还没有觉得什么,落在许初蕊的眼里,可不就是一副“你侬我侬”的模样吗。

 班长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 美妇吞吐粗长撞击迎合

  好一个乡下野丫头,简直就是不要个比脸。

  许初蕊顾不上那么许多,今儿必须把褚一诺拿下了,不然自己还真是要抢不过这野丫头了。看她那苍狂的样子,只怕是早就把好事儿做成了,不然褚一诺怎么就看都不看自己这样的大美女?

  许初蕊自己惦记着走捷径,就以为李晓萱也是跟她一样的人,这会儿把李晓萱想的都肮脏了。

  两个婆子从马车里跳下来,也不说话,明显是训练有素。下了马车之后直奔许初蕊,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个捂住嘴,另一个快速的绑住了她的双手,那利落劲儿,也不知道这样绑了多少人了。

  赶车的两个大汉很怕褚一诺和李晓萱叫嚷似的,他们虽然不怕,可是这种村子里,大多数是沾亲带故的,他们也怕惹麻烦,当即就瞪着褚一诺两个人。

  “我们是县城许家的,要带我们小姐回去!”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大有一副“你们敢乱叫我就杀人”的既视感。

  褚一诺和李晓萱看都没看他们,只李晓萱好奇的盯着那两个婆子,暗自咋舌。

  都不会武功,手脚却这样利索,也不知道平日里是做惯了还是怎么的?这大户人家,莫不是总有逃跑的小姐让他们抓?

  只看这两个婆子下手那叫一个稳、准、狠,这可不是十个、八个人能够练出来的。果然啊,“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

  李晓萱不由得想起府城那位戴家小姐,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

  那边许·工具人表妹·初蕊嘴里呜呜叫着,前脚被塞进马车,后脚就没了动静,也不知道在马车里经历了什么。

  管她经历了什么,李晓萱却是不管的。这些日子也看够了她各种花式表演,这种女人,赶紧送走,反正褚一诺也看不上她,一点儿存在价值都没有。还以为这小子看到个同龄的小姑娘能动心呢,真的无趣。

  李晓萱眯着眼睛,突然想到,褚一诺都这么大年纪了,怕不是有什么隐疾吧?

  小姑娘的目光自以为隐晦的在褚一诺身上扫过,尤其落在某处的目光顿了顿,吓得褚一诺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你看什么呢?”堂堂暗卫首领都要毛了。

  这丫头,不会想给他一下吧?

  李晓萱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麻蛋,被发现了。

  “我什么都没看。”这种事儿怎么可能承认。

  褚一诺简直要被气乐了,“小丫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好歹也是暗劲高手。”被心上人盯着重点部位,他又不是个傻子,怎么会没有感觉。

  李晓萱:“.......”艾玛,被抓包了,这就是大型社死现场啊!

  她不说话,那边褚一诺就自顾自道:“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你可别乱来啊。”他表情凶巴巴的,可是语气怂的不行。“你要是不信,我......我回头就跟父亲说,明儿就娶你过门!”不然被一个暗劲高手整日里盯着,他还要不要命了?

  “谁要嫁给你了。”某个小丫头恼羞成怒,吼的凶巴巴的,脸蛋却红透了。

  褚一诺猛地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那你.......你不会是觉得我有病吧?”某个人咬牙切齿的,见小丫头竟然罕见的没吭声,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猜对了。

  “李晓萱!”

  是个男人就忍不了!

  褚一诺咬牙切齿的。

  “那.......那也不怪我多想啊,那么一个表妹大美人儿的,你.......”李晓萱嘟囔着,就被褚一诺抓着小手按在了胸口,“你这丫头,若是不相信,那我就证明给你看好了。”他突然笑了,“择日不如撞日,不然就今天.......”

  “呀!”李晓萱想到什么,尖叫一声,“褚一诺你臭表要脸的!”撒腿就跑。

  那边夏蓉蓉听到动静就追了出来,看到门口许家的马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干什么,你们把大小姐怎么了,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显然认出了来人。

  “夫人,对不住了,老爷吩咐了,要将你和小姐一起带回去。”大汉一努嘴,也不用他说话,两个婆子把许初蕊塞进马车,抓着夏蓉蓉故技重施。

  “你们放开我......放.......”夏蓉蓉在最初的惊诧过后,顿时尖叫,“表哥,救命啊!唔唔唔!”

  褚元白的房间里,白淑婉给他磨墨,他正在给府城回信。“什么声音?”如今天气凉了,窗子都关着,声音很小。

  白淑婉笑的一脸恬静,“一诺说了,今儿许家来接许夫人和小姐,就不同咱们道别了。”

  “哦。”褚元白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继续落笔,墨汁都没有洒出一滴来。

  世界安静了!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