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他低喘着在她体内撞击 被门卫老杨蹂躏的校花

   柳兰溪对她有救命之恩,她不能见死不救。

    冬青道,“姑娘去问问舵主吧?”

    朱兰嘟嘴,皱眉,“问我爷爷的话,我爷爷知道后一定就不让我去了。”

    冬青摇头,“不一定,咱们江湖人,重恩义,柳小姐对姑娘有恩,舵主不会硬拦着姑娘报恩的。只是凭姑娘自己,加上我,这般没有丝毫准备就去江阳城的话,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那我们带着人去呢?”朱兰问。

    冬青依旧摇头,“姑娘虽有护卫,但有限,咱们若是带上绿林的兄弟们,不经过舵主的话,顶多能带走两百人,但是两百人对于江阳城知府公子来说,大概都不够看,江阳城有一万兵马守城,知府公子素来横行霸道,将江阳城的守城兵当做自己家的私兵用,咱们那么点儿人,即便能混进去,也不见得能救出人来。”

    朱兰咬唇,“所以,只能去找爷爷,从长计议了?”

    “对,此事必须跟舵主商量。”

    “那就走吧!”朱兰只能答应。

    朱舵主正在与程舵主、赵舵主议事,商量新主子一直没露面之事,与崔言艺合作,扣押江南漕运运往清河崔氏的运粮船,利用江南漕运将事情闹大,逼出新主子,奈何,新主子没逼出来,让绿林损失了两百万两银子。

    程舵主肉疼的筋都抽抽了,回到总坛后,病了好几日,如今方才好转,想到新主子至今还不露面,怎么都不甘心,拉了朱舵主和赵舵主想法子。

    赵舵主试探地说,“要不,咱们三个来个假死?”

    当年就是老主子死前,新主子才出现的,是不是他们三个死前,新主子就能出现了。

    程舵主吹胡子瞪眼,“老赵,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

    赵舵主叹气,“否则又能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程舵主一噎。

    他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他不赞同地说,“假死可不是小事儿,万一引起整个绿林震动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下边那帮龟孙子多着是人盯着我们的位置,等着我们早死。一旦我们死了的消息放出去,新主子兴许还没得到消息,那帮子暗搓搓等着接班的龟孙就该来抢位置了。”

    程舵主承认这话说的对,“但我们又能怎么办?”

    朱舵主这时开口,“依我看,咱们就顺其自然吧!咱们三个老东西身子骨还算硬朗,还能多活几年,作甚非要逼出新主子现身?如今绿林还算太平,只要咱们自己不生事儿,也无人生事儿,咱们也能享几年清福,新主子爱什么时候出现,就什么时候出现好了。”

    “那新主子要是一直不出现呢?”程舵主问。

    朱舵主道,“不可能一直不出现的,新主子至今不出现,一定有他的道理。”

    程舵主哼了一声,“他能有什么道理?不知是因为什么见不得人,当年就带着面具,说是五年,五年时间到了,也不现身,谁知道他如今还活没活着?”

    赵舵主道,“新主子武功高绝,这五年兴许武功又进益一阶,绝顶高手都喜好闭关练功,新主子大约还没出关也说不定。咱们再等等吧!反正如今也没别的法子让他出来,咱们找人又找不到。”

    程舵主没了话,即便不甘心,也还真没有更好的法子能逼出新主子,假死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

    他心下烦躁,想着玉家老爷子说帮着找新主子,至今也没消息,真是不中用。尤其是听了玉家老爷子的撺掇,他扣押了江南漕运的运粮船,偷鸡不成蚀把米,栽了个大跟头,真是气死他了。

    他已派人去玉家问了,去的人如今还没回来。

    朱兰拿着柳兰溪的书信走进来,分别喊了“爷爷”,“赵爷爷”、“程爷爷”,然后见三人气氛有点儿沉闷,对三人试探地问,“绿林是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三人摇头。

    朱舵主问,“兰儿,你怎么过来了?”

    朱兰拿出柳兰溪的信,递给朱舵主看,“爷爷自己看吧!”

    朱舵主疑惑地将信接过,看罢,脸色十分不好看,“这江阳城知府公子是个什么德行,我也有所耳闻,这柳兰溪不好好在姑苏城待着,跑去江阳城做什么?”

    朱兰也正有这个疑问,“我也正奇怪呢,这信上没说。”

    朱舵主看着朱兰,“你要去江阳城救她?”

    朱兰点头,“爷爷,咱们江湖人,最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兰溪对我有恩,她如今有难,求到我身上,我不能不报啊,更何况这信上说了,若是我不去救她,她唯有一死了。”

    朱舵主问,“那你怎么救她?江阳城的知府公子连三品大员的女儿都敢强抢,这信里还说让你不可声张,若是声张出去,他就杀了柳兰溪,他可真敢。真是无法无天了。”

    朱兰点头,“我也不知怎么救她,才能顺利将她救出来,所以来找爷爷商量。”

    朱舵主摇头,“没法救。”

他低喘着在她体内撞击 被门卫老杨蹂躏的校花
 

    朱兰顿时急了,“爷爷的意思是不管了?”

    “咱们绿林刚将江南漕运的事情解决,本已在朝廷的眼里是个惹事儿的了,如今若是再出江阳城的事情,朝廷怕是该彻底盯上咱们绿林了。”朱舵主道,“这杜唯明说要你前去就放了柳兰溪,明摆着是冲咱们绿林来的,这不是你一个人欠了她小小恩情的事儿,这是关乎整个绿林。”

    朱兰也不是不懂事儿的,顿时忧心了,“那我若是不救她的话,她可就唯有一死了啊。我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朱舵主顿时没了话。

    赵舵主在一旁说,“把信给我看看,刚说完咱们自己不生事儿,这怎么转眼就有人要闹事儿了?”

    朱舵主将信递给赵舵主。

    赵舵主接过,程舵主也凑过来看。

    二人看完,程舵主哼了一声,“这明显就是一个圈套,估计是看重我们绿林这块肥羊了,想要宰一刀。咱们那两百万两银子给江南漕运的赔偿,估计是让人眼红了。这江阳城知府是东宫的人,江阳城的知府公子,自然也是东宫的人了。”

    朱兰“啊?”了一声,“这……不会吧?”

    “怎么就不会?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见利忘义,唯利是图,这些,只要沾着一个利字,就能让人为之发疯。”朱舵主本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他自诩没有谁比他对利之一字看的更透,“否则这杜唯强抢了柳兰溪,为何不让柳兰溪送信去威胁太常寺卿柳望?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反而给你送信,让你前去救她?因为一个三品大员身上所得的利,远远不及从你这个绿林小公主身上得的利大。”

    朱兰顿时哑口无言了。

    “还有,你被扣押在江南漕运总督府,这不是秘密,消息早就传出去了。如今那杜唯有样学样,也不稀奇。”程舵主看着朱兰,语重心长,“兰丫头啊,你可不能只为了报恩,而对咱们绿林的基业而不顾啊,为了你自己一个人的恩,而搭进去咱们整个绿林的话,不说我们三个老东西不同意,就是所有绿林兄弟们再喜欢你宠你,也不会同意。上一次你去漕郡打探消息被凌画扣押,那时是为了绿林打探消息,哪怕你被扣,也没有人有微词,但是这事儿可不同,你可不能犯糊涂。”

    朱兰点头,“程爷爷,我知道,我不会犯糊涂的,我就是想找你们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把她救出来。”

    程舵主道,“通知柳望。”

    “不行。这信中说了,若是我告知柳望,他就杀了柳兰溪,来个死无对证。”朱兰摇头。

    程舵主想说一个女人死就死了,但想到柳兰溪确实对朱兰有恩,若是让她促成她死,她一定做不到,他心生一计,“凌画不是很喜欢你,还想留你在身边吗?不如你求助她试试?”

    朱兰:“……”

    她默了默,无奈地问程舵主,“我已拒绝她了,我是咱们绿林的人,您觉得,我求助她合适吗?”

    程舵主大手一挥,“合适。杜唯是东宫的人嘛,她与东宫势不两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说的好有理!

朱兰觉得自己在凌画面前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她让凌画救人,凌画就救人,这点儿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尤其柳兰溪还惦记着宴小侯爷,她觉得更不可能了。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