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岳把我用嘴含进 又短又甜的睡前故事

见不到凌画,她看着崔言书,心想他能不能好心帮个忙?毕竟她对于自己前去江阳城,心里着实有些没底。

    “不一定,但我有些兴趣。”崔言书如实说。

    朱兰只犹豫了那么一小下,便将柳兰溪的书信给了崔言书。

    崔言书接过来看着,心里算计着凌画的行程,看着日期落款,想着柳兰溪送这封信的日子,若是赶巧的话,那日掌舵使的船应该已经到了江阳城,兴许掌舵使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崔言书琢磨着他果然猜想的没错,若是掌舵使正巧在江阳城的话,柳兰溪被强抢,她是没出手的,只是不知掌舵使有没有料到,柳兰溪会被杜唯威胁求救朱兰,而朱兰没别的法子,绕道来漕郡求她,这兜兜转转了一圈,又找到了她。

    他算计着柳兰溪千里迢迢去凉州,到底是为何?总不能是太常寺卿柳望和其夫人要将她嫁去凉州,若不是为了嫁娶之事,那是为了什么事儿?

    朱兰见崔言书看着书信半天不说话,张了张嘴,还是没催促他,她觉得这位崔公子,可真是心思深又有颗七窍玲珑心,这样的人若是能帮她的忙,那兴许真能有办法不折进去自己的情况下把柳兰溪救出来。

    崔言书心思转了一圈,捏着信说,“你把这封信送给我,我让人易容成你,代替你去江阳城救柳兰溪。”

    “啊?”朱兰惊了,“这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崔言书笑,“掌舵使手下养了易容高手,跟你学上一日,就能很难让人分辨真假。只要你同意就行。”

    “这……真能救出人吗?”朱兰担忧地问。

    “由我来安排的话,有五成把握。”崔言书看着她,“若是你自己带着人去的话,你觉得你自己有几成把握?”

    朱兰一成把握也没有。

    她当即做了决定,“行,听你的。”

    反正,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为了救人,若是把自己搭进去,然后,再因为自己,把爷爷和整个绿林搭进去,那还不如她赔给柳兰溪一条人命呢。

    崔言书又说,“但是在这期间,你得待在总督府,不能出去见外人,以免走漏消息。”

    朱兰点头,“成。”

    这个规矩她还是懂的。

    于是,崔言书当即安排了人,跟着朱兰学,一日后,由易容成朱兰的人,代替她出了漕郡,朱广直到上路了两日后,才从一个小细节,发现了自家姑娘不是自家姑娘了,他震惊不已,但也觉得这个法子好,连他这个自小看着朱兰长大的伯伯都过了两日才发现朱兰换了人,那么从来没见过朱兰的杜唯,自然发现不了,柳兰溪即便对朱兰有救命之恩,与她相处的时间却不多,应该也发现不了。

    崔言书让人易容代替朱兰去江阳城的当日,便命人将柳兰溪写给朱兰的求救信快马加鞭送去了京城二皇子府,若是事关凉州,那么,二殿下那边,是否可以通过此事,将太常寺卿柳望,拉到自己的阵营?

    总要试试。

    就算柳望另有别的谋算,那也要告诉他,他的女儿,被东宫的人强抢,而二殿下的人将之给救了。

    还有绿林,如今绿林要欠掌舵使一个人情。

    除了送往京城二皇子府的书信外,崔言书还分别让暗桩给凌画和绿林的朱舵主传了消息。

    朱舵主很快便得知了此事,心想着他自此后还真因为孙女,欠凌画一个人情了。

    宴轻那日带着凌画半夜离开后,他赶车,凌画在车里睡的纯熟,第二日醒来,已离开了凤山县百里。

    凌画挑开车帘子,四下看了一眼,伸手搂住宴轻的脖子,“哥哥,你赶了一夜车,累不累?”

    宴轻头也不回,“你说呢?”

    凌画不好意思地一笑,贴了贴他的脖颈,带着几分亲昵,“一会儿吃完饭,我来驾车,你来睡觉。”

    “理当如此。”宴轻伸手扒拉开她,“规矩些,小心掉下去摔破脸。”

    凌画松开手,从车厢里出来,跟着他并排坐着,“哥哥,你故意躲开陆大儒,陆大儒该气坏了吧?”

    “管他呢。”

    反正他气了他也不止这一回了,他早应该习惯了。

    凌画叹了口气,“有的人就是想不开,非要哥哥按照他们的要求走路,把你的人生安排的妥妥当当的,这是什么毛病?”

    她自己卖乖地说,“我就与他们不一样,哥哥想如何就如何,我都支持你的。我做你的贤内助。”

    宴轻气笑,“你?贤内助?得了吧!”

    他自己不成为她的贤内助就不错了。

岳把我用嘴含进 又短又甜的睡前故事
 

    到了下一个城镇,两个人吃过饭后,宴轻钻进马车里睡觉,凌画赶着马车前行。

    到了晚上,凌画趁着宴轻在马车里熟睡,找了一个小客栈,进去问人家要了一间客房,然后出来喊醒宴轻,“哥哥,落宿了。”

    宴轻醒来,迷迷糊糊地跟着她进了小客栈,来到房间门口,忽然反应了过来,问凌画,“一间房?”

    凌画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没房间了,只剩这一间了。”

    宴轻细细打量她,“是吗?”

    凌画肯定回答,“是!”

    宴轻转回身,伸手推门,忽然又顿住,大手对着她脑瓜顶用力地揉了一下,将她的一头青丝揉乱,才低声说,“我再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你说,到底还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凌画:“……”

    有,还有很多,这里又没有灯赛要凑热闹,自然不会人满为患。

    她默了默,伸手扯了他的衣袖,小声说,“我没有武功,只会两下三脚猫的功夫,万一半夜有登徒子采花贼,怎么办?我不敢自己住一间房间。”

    宴轻:“……”

    他看着她这张被脂粉涂画的可以称之为丑的脸,很扎心地说,“就你如今这张脸,你觉得有登徒子采花贼会打你的主意吗?”

    凌画跺脚,不要脸地凑近他说,“可是我身段好,玲珑有致,黑灯瞎火的,采花贼又看不见脸。”

    他伸手揪住凌画衣领,将她扔进了房中,“你放心,有我在你隔壁,登徒子采花贼来了我能将他剁碎了给你煮肉吃。”

    他说完,转身下了楼,径自去多要一间房间了。

    凌画站在屋中,看着宴轻下楼,干瞪眼,也拿他没有办法。她泄气地站了一会儿,很是有那么点儿怀疑宴轻能不能行?但又想到曾大夫给宴轻把脉看诊,除了说他伤了慧根外,再没说起别的,应该就是能行,只是他这也太不近女色了吧?她怀疑自己要一辈子独守空房了。

    上天白给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却没给他长一颗风花雪月的心肠,真是暴殄天物。

    不多时,宴轻回来了,拿了隔壁房门的钥匙,路过她门口,对她说,“你出来,去里面的房间,这间房间给我,你就不用怕了。”

    凌画心里无奈,走出来,没好气地说,“我真是谢谢哥哥了。”

    宴轻用扇子敲了敲她的头,“不用谢,我们是夫妻。”

    凌画差点儿跳起来骂人,谁家夫妻是用嘴说说的?她不想跟他说话了,夺过他手里的钥匙,去了里面的房间。

“玉清道长,一个人能够为自己做保就已经难得了,没必要让自己为别人担保……在这件事情上,你不过给双方提供了一个机会而已,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雁千惠看这个老道士满心的自责,连忙安慰道。

 

    轰!轰!轰!

    大战正式开始,虽然有飞舟的灵气护罩加持,但对方的实力远远大于飞舟上的修士,除了雁千惠以一敌四勉强可以应付之外,其他人都陷入了苦战之中。

    而此时,在控制室里的战斗也已经到了尾声,外边的战斗一开始,庞承祖便大为振奋,他一边咳血,一边笑,神色极为诡异——‘燕侠客’的攻击连绵不断,他硬是没有机会取用疗伤的灵丹,身前已经咳了一大滩血,脸色苍白得像只鬼。

    “朝天棍!”

    ‘燕侠客’蓦然一声大喝,棍影横空,飞剑发出一声哀鸣,被震得翻着跟头飞向一声,旋即青霞腾起,就像是捏碎了一个气球般,发出‘嘭’的一声爆响,随即青光消散,庞承祖身上那件灵木丝织成的法袍顿时破碎,犹如片片蝴蝶飞起,千钧棍洞穿了他的胸膛,心脏都被捣成了一团乱泥。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