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卧底女警成为玩具 当全班上课干语文课代表

 “二弟!”

    仿佛是感觉到了庞承祖的死亡,庞承宗大呼一声,分心回顾……就在这个时候,沙头陀猛然一张嘴,一道白光从他口中飞出。

    “不~”

    庞承宗闻风知警,猛然转过头,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噗’的一声,血光迸射,白光剑也似的洞穿了庞承宗的咽喉,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口中发出‘咯咯’的声音,口腔中顿时充满了血沫子。

    “哼!”

    与此同时,沙头陀也闷哼一声,单腿跪地——庞承宗临死之际也发出了一剑,正削在他的膝盖上,几乎将他的左腿齐膝削断。

    “混蛋!”

    沙头陀一跪即起,伏魔宝杖疾挥,几乎将庞承宗拍成肉泥。

    “沙道友,你没事吧?”‘燕侠客’来到门口问道。

    “还好,幸亏腿没削断。”沙头陀也是吓了一跳。

    虽然断肢再续对于大多数修行者来说不是难事,但他们散修在丹药、灵石供应方面本来就不占优,即便能够弄到相应的灵丹,恐怕也所需非少,而且耽搁时间过久,就算是接上了,恐怕也要留下残疾。

    “沙道友,你在这里护持住控制室,我去帮助其他道友。”

    ‘燕侠客’看清楚外面形势后,急忙冲到了甲板上。沙头陀也取出一颗灵丹服下,拐着腿先将庞承宗的储物袋和飞剑取到手里,这才进入控制室……再看那庞承祖,外袍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胸口一个血洞,腰间的储物袋和飞剑气已经不见了。

    “手脚倒不慢。”沙头陀嘟囔一声,便老老实实地倚墙壁坐下……服下灵丹后,血已经止住,伤口也在愈合,他的修炼方向是体修,腿部的伤势未愈。他的战斗力至少削弱一大半,所以他没有出去。

    “庞家兄弟已经授首,姓丁的,你的内应已经没了,现在撤走,还能够保全羽毛!”

    ‘燕侠客’冲出之后,大声喝道。

    “哼!没有内应,大爷也要灭了你们,今天不杀狗官一家,誓不罢休!”丁搏鹫怒吼一声,猛然抬头祭出一件假山似的法宝。

    呼~

    这件法宝不过拳头大小,但在祭起之后,迎风暴涨,倏忽之间化成一座方面数十米、高约百米的小山向着整舱飞舟砸落。

    嘭!

    飞舟的灵器光罩一触即溃……就在这个时候,‘燕侠客’飞身跃起,千钧棍重重地捣在那件山形法宝的边缘。
卧底女警成为玩具 当全班上课干语文课代表

 

    当!

    轰然一声巨鸣,二者相撞,居然发出一声仿佛黄钟大吕般的巨响,‘燕侠客’犹如一埁石头般坠落甲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而那件山形法宝竟然硬生生地被砸得向外横移出二十余米,一时竟再也威胁不到雁千惠她们了。

    “好一个体修!”

    丁搏鹫眼睛连眨,也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你就是燕道友吧?听说这艘飞舟还是你的?只要你收走飞舟离开这场是非,丁某愿送一份程仪以表谢意。”

    “不好意思,在下遵守契约精神,既然已经先答应倪大人了,好歹也得这次生意做完,才说其它。”

    ‘燕侠客’似是有几分心动,但说出的话却噎了丁搏鹫一个跟头……呃,他的剑法让他本身也跟只猴似的,翻跟头那是基本操作。

    “你耍我?”

    丁搏鹫气得眼里冒火,他觉得这帮家伙蠢透了,竟然给一个世俗人当保镖,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很好!上天有好生之德,原本丁某还顾忌同道之谊,现在,休怪丁甘不客气!”

    说罢,十余名修士剑光大盛,各种法宝也纷纷祭起。

    “你不客气又能……”

    孙钰冷笑,但‘怎样’二字尚未出口,后面突然生变,一口飞剑蓦然向他斩落!

    就在孙钰以为在劫难逃的时候,一股大力涌来,身体被人撞开,同时传来一声蕴含痛苦的闷哼。

    “尚道友!”

    孙钰被撞开之后,急忙回顾,却是尚桦站在他之前的位置,左肩血流如注,正指挥飞剑与高岳相斗,而柏红线的身影已经冲入船舱之中。

    “高岳、柏红线也是内奸!倪大人危矣!”

    孙钰怒吼,想要去舱中救援,但高、柏二人反水,原本与他们接战的修士倒出手来,不仅让他无法回援,还将他杀得只有招架之功。

    “噗!”

    看到高岳和柏红线反水,玉清道长急怒交加,喷出了一口老血,身体摇摇欲坠。

    雁千惠叹息一声,凌空弹指封住了他几条脉络,道:“玉清道友且缓一缘,你现在没有时间懊恼,我们是绝对相信你的!”

    雁千惠及时出手,玉清道长终于缓了一缓,很快又恢复了战斗,只是脸上的神色有些灰败。

    “诸位,你们的战斗已经毫无意义,那狗官的头颅已经是丁某囊中之物,只要诸位答应与丁某合作,丁某便既往不究!”看到高岳、柏红线二人反水,丁搏鹫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丁道友,不见得吧?”雁千惠淡然说道,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丁搏鹫心中突然涌起一种不太妙的念头:“你……还有人吗?”

    “没有。但我们是修行者,总有其它手段的,不是吗?”

    雁千惠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呼’的一声从舱内飞出,‘噗通’一声落在了甲板上。

    “高岳!”

    柏红线一低头,恰好与那道身影的双眼对上——是高岳!

    不过,此时的高岳已经是一具尸体,他的胸口有一个血洞,里面像是被掏空了,眼睛里了无生机,但还能看出死前的恐惧与震惊。

    “怎么可能?!”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