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美女邻居用嘴帮我弄 上课打开腿被男同桌摸到高潮

  后者反应也不算慢,就在那道身影出现的瞬间,一道剑光已经飞斩而至。

    铮!

    银色身影举臂格挡,发出一声金属交击的清脆响声,旋即右手上突兀地出现一道剑影,一把银色长剑闪电般的刺向那道银色身影。

    铮铮铮铮……

    清鸣声响若连珠,而那道银色身影随手格架,丝毫不耽搁身法和速度,抬手一爪抓向柏红线的胸口,丝毫不因为对方是女子而心存顾忌。

    噗!

    柏红线根本来不及躲避那道身影,一阵刺痛从胸口传来,那道银色身影的右手已经插进了她的胸口。

    “是……傀儡……”

    柏红线口中涌出鲜血,吃力地想用手拔出对方的手掌……然而,这最后的努力要了她的性命,她的双手无力的垂落,飞剑‘呛啷’一声落地。

    “丁道友,如果你没有别的手段,那就看我的了。”雁千惠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笑容。

    丁搏鹫心中一悸,果断后退……然而为时已晚!

    【大地力域】。

    无形的力场蓦然展开,除了飞舟上的修士之外,所有的修士皆身体一沉,不由自主的下坠……几乎与此同时,在雁千惠的脑后出现六色光环,一道蓝光蓦然刷出,所有与雁千惠她们对敌的飞剑法宝都骤然消失。

    “救命!”

    “该死……”

    十几名修士身不由己的坠落,半空中响起一片惨叫声。

    “道友,手下留情!”

    丁搏鹫警惕心要强一些,甫一坠落便即另施遁术要逃,可他的身形乍一飞起,便发现居然是朝下飞,而且依然是不由自主,他的脸上顿时露出绝望的神色:“姓雁的妖女,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的人。”

    身后,不,是空中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随即大地扑面而来,丁搏鹫旋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数日之后,楚州地界,一艘银色飞舟从空中缓缓落下,旁边就是一条官道,雁千惠扬声道:“倪大人,可以下船了。”

    倪刚峰一家并几名仆人带着行李鱼贯从舱中出来,神色间一片欣然。
美女邻居用嘴帮我弄 上课打开腿被男同桌摸到高潮

 

    这一路上,那丁搏鹫及其所邀之人被全歼之后,再没有其它状况发生,送到楚州地界,雁千惠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雁仙师,这一次多亏你和诸位仙师相护,否则倪某全家已经全家罹难!”倪刚峰带着全家向雁千惠行礼。

    “这一礼我受了,不过是替我师父受的。”

    雁千惠将一块玉符塞进倪刚峰的手里:“倪大人,你为官能够不坠倪家清名,师父一定会非常欣慰。原本这是最后一次管楚家之师,但我前日与师父传讯,他让我把这块玉符送给你,只要是楚家善名长存,一旦遇到危难,还有三次求救的机会。但如果是鱼肉乡里,这也是清理门户的机会。”

    “倪某谨记。”倪刚峰郑重地接过玉符。

    “诸位,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千惠就此告辞!”

    说完,雁千惠飞身登舟,飞舟‘呼’的一声冲天而起,向远处飞去,渐渐地越去越远了。

    天元帝国青州,百荒原。

    说是原,这里既有一望无际的原野,也有浩瀚茂密的森林,更有雄峻险奇的山岭,还有数之不尽的凶兽猛禽。

    呼~

    一头肥硕的麋鹿四蹄腾空,越过一片灌木,一阵杂沓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数十名鲜衣怒马的骑士狂奔而来,一名年轻武者在战马腾起的瞬间,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弓弦响处,一支箭矢飞出,正中那头麋鹿的后颈,那头麋鹿顿时发出一声哀鸣,向前扑倒。

    “少将军,好箭法!”周围的骑士顿时暴出一片喝彩声,其中一名骑士策马上前,将那头麋鹿拾起,搭在马背上,策马而回,随手将那支箭矢拔了下来,递还给年轻武者。

    被称为少将军的年轻武者骑白马,挎雕弓,浓眉如墨,亮眸如星,鼻若悬胆,面如玑玉,十分英武,虽然周围赞颂之声不觉,却难得的没有什么骄矜之色。

    他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抬头在空中搜索,似乎想要寻找一只飞禽作为猎物。

    “咦?那是什么?”

    忽然间,他神色变得有些专注——在空中,一艘银色飞舟从远处疾驰而来,须臾之间便已经到了上空。

    雁千惠站在船头,有些郁闷的向前方张望,倪氏那边的事情已经完结,她跟师父通讯的时候,倪震宇令她代自己去拜望一位老朋友。不过呢,自家师父好像是忘了一件事,登门做客怎么也得带点儿礼物不是?

    雁千惠从孙钰他们口中听说青州这边好像有一个比较具规模的坊市,只是她只知道一个大概方位……这不是,迷路了。虽然在空中俯视,是全方位无死角,可就是找不到目的地,最郁闷的是,这边儿的修士难道都不用在空中赶路的吗?怎么一个也看不到。

    就在她郁闷的时候,下方出现一片狩猎者,雁千惠心中一动,在空中将飞舟收起,驾遁光落在了地上……她看得出,那名少年武者才是这群人的首领。

“什么人?!”

 

    望着突如其来出现在那个少将军马前的雁千惠,周围的骑士们先是一怔,旋即纷纷掣剑、擎枪,指着雁千惠大喝。

    此时的雁千惠是道装打扮,但头上挽的可不是道士髻,而是梳着一个巴尾头,看上去颇有几分古怪精灵。

    没等她说话,那个少将军已经开口:“都把琥器收起来,别让仙……师笑话。”

    “少将军,她……”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