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按着数学课代表捅 蒂环与乳环穿绳牵着走

陆老爷子和老太太在,他内心是有点怵二老的。

但在第二次叫苏酥、她还是没有回答时,他突然后悔了。

苏酥刚刚那么怼自己,还带着气性离开,会不会小气地不过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有点难办啊。

然而苏酥却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她是没答应,但走了过来。

没有撕破脸,是她不想陆瑾尧夹在中间难相处。

白炎硕见到苏酥过来时,神情一喜“你终于肯过来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苏酥看着白炎硕浑身都是伤,表情有些诧异……

“那个。”白炎硕挠了挠后脑勺,“三弟妹,对不住了。”

“什么?”苏酥以为听岔了。

三弟妹?

对不住?

这是在搞哪一出?

一旁的怀礼很震惊,毕竟二哥就算错了,也不会道歉,如今能放下脸面跟苏酥认错,肯定是带着真心来的。

但他还是没忍住起哄,说

“二哥,声音大点,根本听不到。”

“……”白炎硕心里骂了怀礼一声。

不过很快,他看着苏酥时,还是耐心解释

“三弟妹,今天真是对不住了,是我太过心急,是我嘴贱,也是我太过分,说了你那么多难听的话。”

“我妹妹的事……我知道跟你没什么关系,她就是那样的人,活该被收拾,但请你理解下我的心情。”

“雅昕小时候没有妈妈、过得挺苦的,长大后,我日子好过了一点,就想着能多宠她一点算一点。”

“所以,我在知道她喜欢瑾尧时,故意把她安排在老三的实验室,是,我是有私心,希望妹妹暗恋成真。”

“但天地良心,在我知道你和瑾尧成了之后,我就劝过雅昕,但她一根筋、根本不听我的话。”

说到这,他顿了下,看向苏酥的表情。

啧,怎么说呢……

自己说了这么多,苏酥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看任何人。
按着数学课代表捅 蒂环与乳环穿绳牵着走
 

所以,她这是不原谅自己?还是说要为难自己?

白炎硕平时跟很多人打交道,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对方什么心思,但至少能猜对一大半。

所以,苏酥这是还不满意自己的道歉?

白炎硕看了陆瑾尧一眼,后者的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苏酥身上了……

于是白炎硕一咬牙,又说

“苏酥,我真的错了,你看我身上的伤,都是老三打的,我没怨言、也不怪谁,这是我自找的。”

“我怎么可能不拿瑾尧当兄弟?我都恨不得对他掏心掏肺了,你要是还不解气,这样,你打我?”

“随便你打,就算把我打残疾了,那都是我的事,绝不埋怨你!行吗姑奶奶?”

白炎硕和陆瑾尧的感情确实不一般。

如果不在意这个兄弟,他当年不会替陆瑾尧挡刀,还是要害之处,差点就没了命。

但人嘛,都有缺点,他白炎硕最大的缺点就是嘴上说话没个把门的、把所有人都往坏了想。

所以瑾尧一句不认自己这个二哥,他确实慌了。

然而,一听这话,苏酥的眼神又默默地移到陆瑾尧身上。

陆瑾尧也是个人精,看到老婆表情微微松动,他立马点头

“老婆,是我打的他。”

那模样乖巧的像是在邀功。

一旁的白炎硕气得心里在滴血。

狗日的老三,刚刚打我的那股阴狠劲儿呢?一见到苏酥,就跟个哈巴狗一样乖的不行……

双标,太双标了!

这特么的不是老婆奴是什么?

对外人冷冰冰,对老婆卖萌。

没人说话,气氛又有些沉闷。

就在白炎硕心里吐槽一声这苏酥也太难哄了?

然而下一刻,苏酥却淡淡地说了一句

“白二哥用不着跟我道歉,你应该跟陆瑾尧道歉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不是,我——”白炎硕急的挠后脑勺。

这苏酥还不原谅自己?

等等,他反应过来了。

刚刚苏酥叫自己什么?

白二哥!

如果没记错,刚刚在后花园的假山处,她可说过不叫自己二哥的。

那这么说的话……

白炎硕喜笑颜开地看向陆瑾尧,说

“弟妹这算是原谅我了?

陆瑾尧没吭声,也就是默认了。

“那咱这兄弟情没断?”白炎硕试探一句。

陆瑾尧看着白炎硕,没什么表情。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