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英语教育 > 正文

同桌上课和我做了起来 被农民工玩弄的好爽

“白二哥用不着跟我道歉,你应该跟陆瑾尧道歉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不是,我——”白炎硕急的挠后脑勺。

这苏酥还不原谅自己?

等等,他反应过来了。

刚刚苏酥叫自己什么?

白二哥!

如果没记错,刚刚在后花园的假山处,她可说过不叫自己二哥的。

那这么说的话……

白炎硕喜笑颜开地看向陆瑾尧,说

“弟妹这算是原谅我了?

陆瑾尧没吭声,也就是默认了。

“那咱这兄弟情没断?”白炎硕试探一句。

陆瑾尧看着白炎硕,没什么表情。

他是活了两世,自然知道白炎硕这人没坏心,但嘴巴讨厌。

一旁的怀礼才开始打圆场

“二哥啊,要是三哥不想跟你和好,何必大费周章搞这么一出。”

白炎硕苦笑一声,他算是明白了,你要打陆瑾尧可以,但不能碰陆瑾尧的心肝宝贝苏酥……

他一伸手,两兄弟抱了下。

“行了,我走了。”白炎硕拍了拍瑾尧的肩,“我去美南洲找大哥,尽快调查出苏酥父亲的事,就当将功补过。”

如果不是白雅昕出事,他一直在美南洲替陆瑾尧办事的。

什么事?

查‘n’组织的老窝。

查美南洲皇室的混乱关系。

陆瑾尧点点头“二哥慢走。”

白炎硕走了,只是一瘸一拐的背影看着有些萧瑟和落寞。

怀礼在一旁咋舌“啧,二哥真是……可怜兮兮的。”
同桌上课和我做了起来 被农民工玩弄的好爽
 

只是话音刚落,忽然——

白炎硕顿了下,回过头,看向怀礼

“老四,你要不要扶我一下?我腿疼,顺便出去喝两杯。”

他心情不好,想借酒消愁。

毕竟老四开了个酒吧,还都是爱喝酒的。

怀礼叹口气,一边说了句“戒了”,一边准备过去——

然而却看到了什么?

二楼处有人往楼下泼了一大盆水!

白炎硕瞬间淋成落汤鸡。

如果怀礼早几秒走过去,他也绝对会被殃及。

愣了几秒,白炎硕暴跳如雷地怒吼一声

“我去!是哪个小瘪三往我头上倒水?!啊……怎么,怎么有点臭?”

这动静太大,都惊动了客厅里的陆钦和陆老太太。

本来陆老太太再问苏酥,是不是门口的人欺负她……然而苏酥却含糊说没有。

于是所有人都走到阳台去,就听到两人的对话。

一个是站在楼下草坪的白炎硕,一个是在二楼的楚星晚。

“是你姑奶奶我泼的!怎么?不服气?自己不知道好好管教亲妹妹,还有脸找我闺蜜的茬?”

“我要是你,就回去打自己几耳光忏悔,怎么纵容出白雅昕那个不知好歹的妹妹!”

楚星晚厉害起来,没几个人比得了,她插腰站在楼上,还在说

“这次泼你洗脚水,还是让好几个佣人一起洗的脚,再有下一次,我直接泼你尿!”

听听,这像一个豪门大家闺秀养出来的?

但这就是星晚本人,有仇必报。

谁让苏酥不好过,她就不让对方好过!

楚星晚刚刚没去睡觉,就想着找个机会收拾白炎硕,替苏酥出口气的。

她已经蹲点了很久了,这不,发现白炎硕在一楼,她就在二楼找好了角度。

“你——你!”白炎硕气得直跺脚。

但情绪一激动,又把身上的伤口扯到了,疼得他倒吸几口气。

忽然,白炎硕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

“我知道了,那天给怀礼打电话,就是你在电话里骂我?!”

“是我又怎样?”楚星晚站在落地窗边,探头往下骂。

她光明磊落,怕什么?于是又说

“都没把你骂醒,说明你这人就是欠打!”

“……”白炎硕气的嘴唇都在颤抖了。


相关文章:

文章已关闭评论!